杂食动物。脑洞专业户。只负责开不负责写【。

【G27】No Signal 无信号 AU

No Signal



Tre
“真没办法呐~”褐发棕眸的少年冲着显示“无信号”的手机发呆。本来明明走在大街上的,太专注于脑海文章的构思,结果东转西转,来到了这个街区。

“果然么,废柴体质又起作用了。不过,这里是欧洲移民的住宅区吗?”

抬头一看,再不擅长观察的人都能够发现这里与日本这个东方国家各个不入的建筑风格。碎石铺成的广场上空飘荡着Café的浓郁香气,巴洛克式的小教堂还回响着铜钟的音色。身边走过的人说着生涩的日语。

刹那间,少年以为他在西欧的某个国家旅行。

发呆……发呆……然后抱头逃窜。

下雨了,倾盆大雨。

本来想叫朋友送把伞来,可是回想了一下刚刚手机不争气的信号。

“呃 算了。”身后是一家陌生的店,但仅仅是避雨的话还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能是下雨的原因吧,这家貌似经营着咖啡的小店并没有多少人。环顾四周,是一改传统欧风的阴郁,全部用米黄色加以替代。放着舒缓却又不知名的外文歌。

很温暖。很安心。

这是少年的第一印象。

随便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巨大地落地窗抬头便能望见头顶上灰蒙的天空,下着悲伤的雨。

“店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样想着,下意识的把自己胸前存放手稿和画纸的背包抱紧。

“那个,应该不会进水吧?”

“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望过去,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金黄的眼眸和发色的话,外国人?!

看到对方被自己吓了一跳,那人端上一杯Mocha。

“这种阴冷的天气还是喝点热的东西比较好。刚刚吓到你了,真不好意思。顺带说明一下,我是这家咖啡店的店主哟。”

除了花式咖啡,还附赠迷倒万千少女的微笑一枚。

少年除了发愣,还是发愣。

五秒钟后,终于反应过来。

“哦哦...内个…我没点Mocha…..”

“你说这个啊。”青年已经在对面坐了下来,“很抱歉没有让你自己挑杯子,不过因为是第一次见到你呢,算作见面礼好了。反正现在店里也没什么人。”

“是这样啊。恕我冒昧,店的名字好像不是英文的说?”

“恩,‘Memoria’是意大利语。”

过后,是一片沉静,少年望着窗外下个不停的雨,又看着自己手机仍然固执的显示着“No Signal”

“唉,这么大的雨,没有信号也是情理之中吧。没关系啦,你可以呆在这里一直到雨停。”

少年的内心忽然有了一种想法:“嗷嗷嗷,店主桑你心地太善良了~”

可是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好像有点冷场了。

“で,店主桑为什么会取这个单词做店名?”

“因为我是意籍嘛,而‘Memoria’这种东西无论是谁都会无法忘却吧,美好的回忆总是让人情不自禁的去怀念啊。诶,我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么?”

“完全没有…”少年的头上开始出现黑色的不明物体。

“呃…好吧…Gio,以后不要店主桑店主桑的叫了。我才20出头而已,离大叔级别还远着呢。”

微笑着,少年递出他的手。

“我是沢田纲吉,请多指教。”

恍惚间,觉得面前的人好陌生,却也好熟悉。

——也许,当微光穿透厚厚的云层,照射在你的脸上时,这样的场景,我永远也无法忘怀。

Due

——从来也没有注意到,其实夕阳也很美呢。

待到两人反应过来后已经是黄昏了,瓢泼的大雨已经变得淅淅沥沥。

细小的银匙在空空如也的咖啡杯中碰撞着,沢田纲吉的另一只手正在翻动着微微泛黄的书页。无意间发出的清脆好听的声音倒像是宣告着雨停的钟声。当然,纲现在手中读的书是Gio借给他的。因为自从好不容易从大学毕业后就再也没碰过这样纯文艺的书呢。老实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别人口中的“废柴纲”有一天突然异想天开的跑去学素描。结果竟然还被授课老师夸奖了一番“虽然技法还不熟练,但是你的作品中有一种像天空包容了万物的感觉,非常的温暖呢!”当时还在纳闷,到底是老师太“前卫”了,还是自己的废柴属性在这方面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身边从此就多了一堆素描技巧的有关书籍和一个画架。

“要说温暖的话,眼前的这个人才是吧?”

无论是从金色的发色到暖橙色的瞳孔,还有淡淡却又干净的笑颜,怎么说也都是这个人更合适。

“啊拉 可以叫你纲吉么?”
被Gio打断的思路终于飘回当下。
“当…当然可以。”

“那么,纲吉君刚刚在发呆哟。”
“诶?”
“你看外面已经是黄昏了,而且雨好像停了的样子。”

“诶诶诶??!”

望向那扇巨大的玻璃窗外,街头的长空已经深深染上了耀眼的橘红,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真是对不起!打扰了!”说完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顺带还撞倒了某个不知年份的花瓶。Gio闭上了眼。毕竟,少年笨手笨脚的打碎了价值不菲的古董瓷器后又被碎片绊倒,匆忙的爬起来后又面带绯色的大喊一句“非常抱歉!”跑出店门这样的景象谁也不敢再忍心看下去了。

“四处乱窜的样子倒不如说像是炸毛的兔子更合适。”还窝在沙发座里未来得及采取任何行动的Gio扶额如是说,“搞不好连招牌都要砸掉了。”

啊啊,完全忘记了时间还弄坏了别人的东西,果然废柴这回事无论如何也甩不掉么。嗷嗷嗷,以后肿么办?书还没有还啊,一定得再去一趟Gio那里,啊嗷肿么办?!

恩恩,没错,沢田式吐槽出现了。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本来想给Gio打个电话说声抱歉你的书还在我这里。看到手机居然有信号还稍稍欣慰了一下,不一会按着号码才发现。

“完了,没有他的手机号码。”

…… ……

乌鸦飞过,在泛橙的天空里煞风景的哀叫着。

摩挲着布制的的深绿色封面,舒服的触感此刻却有些扎手。

这种情况下沢田少年必定会择日第二次出现在“Memoria”里,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红着脸做各种解释。

未曾注意眼前的人是否在听

“没关系的,我也不是很喜欢那个花瓶。”耳边开始传来好听的声线,Mocha馥郁的香气在空间中弥漫开来。

“我们不是朋友么?”

因为你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选择无条件的原谅你的一切。

巧克力和咖啡豆混合的香味充满了口腔,沢田纲吉选择了坐下来了解这个人的过去。

原本是Sicily一家经营着水产生意的大公司的老板的儿子。

有那么一天突然厌烦了眼前已经被他人铺好了一切的道路,加之Mafia的问题和一位日籍的死党,于是就搬到这里来了。

钱什么的,他统统不在乎。

“只要今后的事随心所欲的发展就好。

听起来像是梦境一般不切合实际吧,可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

没有什么所谓的责任和压力,说不定这也许就是自由呢。”

“可是即便这样的话也还是有烦恼的事吧?离开的话换做是我也一定会想念过去的一切。”

“完全不呢。你看”

顺着Gio的手指,视线聚集到墙上的一块白板上。

那是一块写满了Ti’amo 和愛してる的板子

看着别人幸福的话,即使自己是孤单的一个人

也会很幸福呢。


仿佛是别人的快乐都转移到自己身上一样,只要这家店一直存在,这块板子一直存在的话,就变成人们也曾经幸福过的证明了吧。即使以后各奔东西不在一起了,回到这里看到自己曾经写下的话,也能够鼓起勇气面对现实吧。因为那些东西、那些曾经痛苦过伤心过甜蜜过的心情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样子的话,一块普通的白板就变成了人们的希望

可以支撑起自己面对现实的唯一的希望。

你要不要写一句呢?

诶,我?

我可是有话要写呢。

你是店主的话随时都可以吧,干嘛非要挑这个时候。

因为么,是想写给你的啊。



闭上眼吧。

微风吹过。窗外的枫叶开始沙沙作响,心中莫名的有些许不安。

忽然觉得眼皮开始发沉,猛地睁开眼睛。

那个人手中的黑笔还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着,白皙的手停留在金色的发丝旁。

沢田纲吉想瞪大眼睛来看清楚不断模糊的一切

全部都即将消逝于无尽的虚无

那个人转过身来,像往常一样面带着微笑

可是又好像有些许的不同

干净的笑容里 夹杂的

是忧伤

那句话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对不起]

以及

[想和你在一起]

Une

“Gio!”

惊醒,起身,发现自己还躺在彭格列总部自己房间里的大床上,面对着苍白而又空洞的天花板。

“夢か?”

往时的记忆慢慢涌进了脑海。

前去清剿的敌对家族,Reborn解开的诅咒,陷入的圈套,以及……

自己浑身沾满的世川京子临死前的鲜血。

左手边是已经趴在床沿睡着的狱寺,没有必要吵醒他吧,外面好像还是深夜的样子,也许永远都不会变。

说到时间,也不知道现在是凌晨几点了,战争中损坏的手表此时此刻就摆在他的面前。

真可惜,那是她送他的最后一件生日礼物。

翻身去找那个自己很久没用过的手机,已经微微的落上些许灰尘,却还是满格的电量。

右手的食指上分明开始传来大空指环的热量。

不是温暖,而是取而代之的灼热。

双手开始不住的颤抖。

那该死的显示屏上仍旧固执却又可笑的跳动着

“No Signal”

耳边传来熟悉却冰冷的声音

“我说过的吧,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Zero

估计我不解释的话,都会以为这是有些怪异的崩坏伪HE文吧。

其实不是这样的就像人有哀伤亦存在疯狂的一面一样,这里是把Gio当做Giotto·Vongola温暖的一面 而“初代”作为其黑暗的一面来写的。

事实上是一个人。

梦境中的Giotto·Vongola是Gio ,而现实中的Giotto·Vongola是“初代”。

不知道有人看懂了没,为什么前面的部分会甜得发腻而最后沢田纲吉的手竟会颤抖。不是说“在一起”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之前在梦里不是也说过相同的话么?

如果我告诉你

之前所有虚幻的温暖,全部都是为了下一秒梦醒之后真实的悲伤做铺垫呢?

不应该存在的街区和咖啡店,莫名其妙的擅于写作和画画

只要在那人身边就会没有信号的手机

偶尔消失的废柴属性

没有Mafia,没有彭格列,甚至于没有“大空”一说。

很奇怪不是吗?

只因这一切都是初代所编织的梦境,包括那个人。

想和纲吉在一起的是Gio,不是Giotto。

换言之,一切都是谎言。

所喜欢的那个人,所约定的话语,全部都是谎言。
没错,最后的那句“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的确确是初代所说。

作为Mafia BOSS 的初代意味着什么?血腥,罪恶,还有无法得到的宽恕。沢田纲吉善良的本性让他无法接受不得不去屠杀生命的自己。而这一切仅仅是挂上“为了保护大家”的头衔。

他根本做不到。

从头至尾的No signal意味着轮回,无论是梦境亦或是现实,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别想逃开。

可是

他 ,亦是他。

两本来矛盾的感情就这么存在着。

我们被梦境所哄骗

虚幻和现实,是谁都无法逾越的距离

所谓物极必反,越是温暖与快乐,梦醒后就越是悲伤与痛苦。

或许你 只是我梦中温柔
我恨你,直到世界终结。

我爱你,此刻却是偏执。
-------------------------------------------------------------------------------------------------------------------------------------------------------------

几乎可以说这是我个人感情带的最多的一篇。NS包含了我很多曾经的事想法以及感受。以至于写完这篇文的那天晚上做了一个“发现自己全身浸满血渍,最后突然发现我只是坐在桌子前在纸上写着刚刚发生的事而已"这样的梦。
因为是真的把自己写进去了吧。
比如说 关于朋友和幸福的那段,完完全全就是我自身的感觉。怀抱着那时幸福亦或是伤悲的感觉来写文。这样的话,现在还仍旧记得当时的心情。
不知道你是否感受到了呢?我想传达给你的事物。
这是一个“温暖却又撕心裂肺的回忆”,一种“无法忘怀过去,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的心情”。
其实写文对我来说,不是一种乐趣而是需求。因为有些话 有的事无法和他人沟通。所以可以把这些文字,当做我的日记来看吧。
对于文风这种东西,我不敢说自己是文艺小清新。码出来后自己一看还是很渣的。然而,我在纸上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有它之所以存在于这里的意义。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细读的话其实都是我的影子 我的思维。那种不断在寻找着什么的感觉。
好吧,扯远了。
“No Signal"这个题目,除了在文中说明的轮回以外,还有另一个意思。
明明我们靠的那么近,那么的相似。可是却像手机失去了信号一样,无法沟通,无法去真正的了解对方。
无法包容,原谅,然后得到救赎。
但主题并不是这个。为什么要把它设定成梦境呢?个人觉得,梦就像是回忆一样残酷的事物呢。
这就是所谓的越美好,便越残酷 越悲伤。分明就在眼前,那样子美好的东西却没有办法真正触摸得到。只能看着它离自己越来越远,最终被你所遗忘,消失不见。独留我一个任眼泪在脸颊上流淌。
然后,当我不再哭泣,也就忘了你曾经给的温度。
再也无法忆起,再也回不去。
于是我们就这样,忘记了彼此。
这是最后的悲哀。
END

于2012年夏

评论 ( 3 )
热度 ( 5 )

© bumbie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