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脑洞专业户。只负责开不负责写【。

Lapland ’s Summer 拉普兰之夏


BGM:Nightcall-London Grammar

人们说拉普兰的冬季漫长而绚烂,看不到现代的工业污染,没有一丝尘埃,所到之处全部都是广袤的森林、冰冻的湖泊和港湾,纯净的旷野,北极光悬挂天幕,闪着炫目而神秘的光芒,一切都像童话故事,美丽安详。

而我,只想看看那里短暂到转瞬即逝的夏天,和无边的极昼。
永远没有黑暗的极昼。
------------------------------------------------------------------------------
这是一场孤独的旅途。

从最初降生到这个世界开始,到最后面对死神的邀请,你不都一直是一个人么?

你遇到了多少人,也就有多少人会离开你,你就会经历多少次的撕心裂肺。
这其间夹杂着笑容与泪水,温暖与残忍,还有不可避免的误解与伤口。

无论嘴上怎么说,你的心里永远不会忘记,疤痕不会愈合。或许别人别人对你的伤痛不屑一顾,但那是你这辈子经历过最大的恐慌。

胜于过去的10年间所有独自一人抬头望向窗外黄昏的迷茫,胜于那些被疼痛折磨却又没有止疼药无法合眼只能祈祷黎明来临的痛苦。

胜于陷入不断质疑否认自己的泥潭的失落。

胜于那些所有关于死亡的念头。

———————————————————————————

真正让我反胃的,不是这个人的自以为是,而是用所有的伤痛换取自我满足。

她用所有业已逝去的痛折磨自己,在手上刻上伤口就像士兵的勋章一样,把头发一根根扯下来看着它们的碎片,满足于那些药物和它们的名字,但不嗑药。
"哈哈哈我跟你们不一样!“
似乎觉得自己有病是一件值得炫耀是一种荣誉的事。
这大概也是唯一能做到的事。
既然想杀掉自己却又害怕,懦夫!

COWARD!!

狗娘养的,这人真他妈恶心。

————————————————————————————

耶和华说,要有光,于是这世界就有了光。

但是黑夜还是会降临。

————————————————————————————

到底我来干嘛,这个念想在我从飞机上滚下来的时候还没有形成。旅游淡季,半辈子积蓄,史上最难搞到也最复杂的签证,不会说萨米语、挪威语、瑞典语、芬兰语、俄语。
嗯,蹩脚的英语,他们听得懂么?

走出海关的那一刻起我突然发现我那一团浆糊的脑子还有药可医。

哪怕多么短暂,这里有永远不会落下的光。

————————————————————————————

我曾以为自己的愤怒中夹杂着牺牲,就像阿尔芒和玛格丽特那样。可在浸满了眼泪的结局背后我才发现,我谁都不是。
我谁都不是。

我再也看不到那片海滩,黑暗吞噬了它们,有什么在阻止我成像。
没人抓得住现实。

————————————————————————————
其实我挺讨厌夏天的,热,蚊子,热,蚊子, 热,蚊子, 热,蚊子, 热,蚊子 ......
但这里还好。
当地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世界上最坏的家伙,叫作"魔鬼",他做出了一面颠倒黑白的镜子,明明是美丽的东西,在这镜子前一照,结果就变成了最丑陋的东西,魔鬼替这个镜子到处做宣传,结果强盗变成英雄,妖女变美人,丑蛤蟆当上国王,善良变罪犯,世界就让这个魔鬼给歪曲了. 魔鬼非常得意,想要带着镜子去把上帝变小丑,天使变怪物,当他快要飞到天国的时候,镜子竟怪笑起来,魔鬼无法控制,一不小心那面镜子就从魔鬼手上掉下来,摔成无数个碎片,满世界乱飞,黏在每一个它们碰到的东西上.
就这样,镜子的碎片飞到人的眼睛里,这个人就看什么都不顺眼,有的碎片还钻进人的心里,他的心立刻就便成冰块,变得毫无感情,冷冰冰的,有些碎片甚至被做成眼镜,人们戴上后,明亮的东西就便成黑暗的.

在一个大城市里,有一个男孩叫加伊,一个女孩叫格尔达,他们的家连在一起,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在冬天雪花飞舞时的一个晚上,加伊忽然看见窗外有一片很大的雪花飘落在桥上,越变越大,最后竟变成了一个女人,她披着白雪披纱,身体发出闪耀的光亮,两眼也闪闪发光,她向加伊招手,加伊赶紧低下头,心里很害怕,这时,她就飞走了,待冬天过去后,某天加伊去找格尔达,两个人一起看画册时,外面的钟声响起来,加伊就把头伸出窗口,
随风飞扬的镜子碎片就掉进他的眼里,钻到他的心里,善良的加伊立刻变成了无情的人,他的心变成冰块了,从此他再也不跟格尔达好了,而且还常常欺负讥笑她.
又一个下着雪的冬天到来了,可怜的格尔达因为加伊不理她而在家里伤心的哭泣,而加伊则是背着雪橇去广场上滑雪,这时,一架大雪橇滑过加伊的身边,大雪橇上的人对加伊笑,原来她就是全身闪着白光,非常有名的冰雪皇后.她的皮帽皮靴全是用白雪做的,冰雪皇后对加伊说:来吧!到我的皮衣里暖和暖和,加伊钻进了冰雪皇后的皮大衣里,她在加伊的头上吻了一下说:现在你不冷了吧!他感到冰雪皇后的吻像一块冰放在他的心里,于是他就把所有事情都忘记了.冰雪皇后让他坐在大雪橇上,带着他一起飞向天空.
春天到了,加伊跟着冰雪皇后走了,大家认为他可能已经死了,格尔达也这样想,所以哭的更伤心了,可是燕子和太阳光认为加伊只是到远方了,可能没有死,于是,一天早晨,格尔达穿上她最心爱的红鞋,决定出发去找加伊,她来到城边,坐在小船上,她把红鞋扔到河中心送给小河,要小河带她去找加伊,不久,小船把她带到一个很大的樱桃园,有一间茅草屋顶的房子,里面住着一个长得很古怪的老巫婆,格尔达把寻找加伊的事告诉老巫婆,巫婆要格尔达不要太伤心,并收留她住几天,第二天,巫婆希望格尔达不要太伤心,所以施了魔法让她把所有事都忘记了.
一天,格尔达看见巫婆帽子上的玫瑰花,想起了她曾跟加伊说过要亲手编织玫瑰花礼帽送给他的事,于是她去问花园里的玫瑰花,知不知到加伊在哪?玫瑰说不知道,可是它确定加伊没有死,因为他并没有被埋在土地下,格尔达决定逃离樱桃园,当她逃出来时,发现已经是秋天了,她连鞋都没穿,感到脚很痛,但是她还是要快去找加伊!
冬天的大雪已有半寸厚,格尔达又冷又累,此时遇见一只乌鸦,于是她问乌鸦知不知到加伊的下落?乌鸦告诉她说:加伊因为答对了王宫公主的征婚问题,所以举办了盛大的婚礼,现在已是王子了,于是格尔达要乌鸦带她去王宫里面,结果发现王子不是加伊,公主因为同情格尔达,所以送给她用金子做的马车,一双厚手套,还有车夫及一队随从,格尔达坐着马车,穿过浓密的树林时,躲藏在岩石后面的强盗发现了金马车,他们打败了所有人,强盗的头头是个又高又胖的女强盗,正当她想杀了格尔达时,女强盗的小女儿求情饶了格尔达一命。
所以她们就一起坐上马车,朝强盗的山洞驶去,山洞里有一百只鸽子栖息在木板上,山洞顶上挂着两个鸟笼,里面关着两对花斑鸠,靠洞角外有一只大驯鹿,格尔达跟小女孩说了寻找加伊的事,第二天,小女孩心想要怎样说服强盗,让格尔达去找加伊,这时,有一只花斑鸠忽然说:咕咕,我知道加伊在什么地方,我看见加伊坐在冰雪皇后的雪橇上,往北边飞去,大概在北冰洋的岛上了,小女孩和格尔达就去问驯鹿如何去到那里,驯鹿说:要到冰雪皇后的宫殿去,必须先到拉普兰德,于是小女孩让强盗们喝醉了,又拿了两块面包和一大块火腿给格达尔,要她坐在驯鹿上快逃走,驯鹿在冰天雪地里奔驰,远处的北极光发出闪电一样的蓝色火焰,粮食吃完了就到了拉普兰.
格达尔和驯鹿来到了一间小屋子前停下来,小屋子有一个老婆婆,驯鹿把格尔达的事说给她听,她要他们俩吃点东西,因为要到冰雪皇后的宫殿,还要走一千五百多里路,那里有一个叫芬马克的地方,冰雪皇后正在那休假,她每天都要放射出极光的蓝色火焰,驯鹿出发前,老婆婆拿出一捆干鳕鱼卷,在上面写了一些字,把它捆在驯鹿的背上,他们就挥别了老婆婆,不久就到了芬马克,来到了芬兰女人的家里,她的屋子里非常的热,女人打开鳕鱼卷读完后,就把鳕鱼干煮来吃了,格尔达问女人知不知道加伊的下落。女人说:加伊在冰雪皇后的宫殿里,因为他心里有一块镜子的碎片,眼里也有碎片渣的缘故,所以看什么都不顺眼,是个冰块,只有取出碎片,他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不然他就只能永远待在冰雪皇后的宫殿里,你有一颗孩子天真善良的心,这就是你的力量,从这到宫殿只有六里路,快让驯鹿带你去吧!驯鹿把格尔达带到雪地里的一丛灌木旁,就让格尔达自己往前走了,格尔达站在寒风呼啸的旷野里,雪花不停的向她扑来,雪花奇形怪状的向她进攻,因为它们是冰雪皇后的战士,正在守卫宫殿!格尔达的精神感动了上帝,上帝就派天使安琪儿帮她打败那些雪花战士们.
冰雪皇后的宫殿非常宽大,所有东西都是冰雪做成,像透明的玻璃一样闪闪发亮,大厅里有一个结冰的湖,这就是世界上的理智之湖,冰雪皇后坐在中间,观察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加伊在离皇后不远的地方玩七巧板,他的脸已经被冻得发出青黑的颜色,冰雪皇后对加伊说:如果可以拼出"永恒"两个字,你就是自己真正的主人,你就自由了,说完话,冰雪皇后就飞走了,要赶着去替火山降温,格尔达走进宫里认出加伊,格尔达非常高兴地扑过去,可是加伊却冷冰冰没有任何反应,格尔达伤心的哭起来,她的眼泪像流不尽的温泉,流进加伊的心里,直到把心里的镜子碎片都融化掉,这时加伊的眼睛活动起来,开始望着格尔达,格尔达于是唱起从前加伊最爱听的歌:“当玫瑰花开时,我们见到了上帝”加伊听到歌声,忽然大哭起来,热泪也融出了在他眼里的碎片渣,他终于认出格尔达,他们紧紧拥抱着,连四周的冰块也为他们跳起欢的舞,当他们疲倦躺下时,两人刚好形成了"永恒"的图案,加伊现在自由了,他挽起格尔达的手,一起走出冰雪皇后的宫殿,发现驯鹿正等着他们,驯鹿带他们到芬兰女人的家中,然后又到拉普兰德的老婆婆那,她已经为他们准备了新衣服和新雪橇,他们带着感谢告别了老婆婆,回家了.


我说,我知道这个故事,安徒生的童话,雪之女王。

小时候的我觉得这是个完美的结局,现在的我却认为它们都太伪善。
有人在乎过冰雪女王吗?就像《坦林》里的精灵皇后一样。
有人在乎过她们么?


——————————————————————————————————

三个月的旅游签证,到期了我也就该回去了。这里开始下雪了,无尽的白昼结束了,寂夜将它们取而代之。
光明和和黑暗总是交替轮回,势均力敌。

把过去丢在这里算了。
背着过重行囊的人往往也会过早累死。
上飞机的时候我没再看天空一眼。
———————————————————————————————————

我感到无话可说,这玩意的主题就是乱的。
但你不需要明白我想表达什么,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

———————————————————————————————————


这场持续了一年的,漫长的告别该结束了。
慢慢地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所谓了,真的,你爱做什么做什么,我都不在乎了。

这是最后的摊牌。

我终于从下着细雨的梦中醒来,我曾给自己建造了一个充满了水的空间,现在我又将它们销毁。


可这一切不应该花费如此冗长的时间,它们本应该短暂。


短的就像拉普兰的夏天一样。


end
于14年7月14日

评论

© bumbie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