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脑洞专业户。只负责开不负责写【。

【Hartwin】四次Eggsy的拥抱饥渴症发作,一次他没有(完结)

看的时候刚好听到天灰姐的 coming home 好暖 好感动。HE真是太好了。

凌乱的小菊花:

刚刚发的被吞了OTL 明明什么都没……




根据 @炏燚-kait 《四次Eggsy的拥抱饥渴症发作,一次他没有》条漫创作
图片请戳→我是条漫



四次Eggsy的拥抱饥渴症发作,一次他没有


配对:Harry/Eggsy

分级:G

注释:根据 @炏燚-kait 《四次Eggsy的拥抱饥渴症发作,一次他没有》条漫创作

简介:四次Eggsy的拥抱饥渴症发作,一次他没有





1


Eggsy第一次的拥抱症饥渴症来得悄无声息,像是初生的嫩芽,破土而出后悄然在男孩的心田占据了一席之地。

Harry曾经给过他一枚勋章,边缘切割平滑,粉色的表面镶嵌着一圈耀眼的金色。

屈膝而跪,Harry低下头,昂贵的裤料裹着大腿结实的线条;肘部搭着膝盖,擦得噌亮的软皮鞋尖抵上了地面。

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什么,缓慢却坚定地举至男孩眼前。

弯起的袖子露出一截线条优美的小臂,精致的袖口点缀在袖口,修长的指间夹着那枚勋章的栓带,Harry温声唤道男孩的名字,“Eggsy?”

男孩正专注的摆弄着手中的水晶球,眉眼是不谐世事的天真,又是懵懂澄净的乖巧。

他抬起下颚,怔怔望着这个仿佛从另一个世界走出的骑士。

漂亮的瞳孔仿佛水晶一般在灯光下熠熠发光,又如同最纯粹的绿宝石,晶莹剔透,光泽跃动的表面蒙上了一层湿润的水汽。

男孩动了动嘴唇,听不清的呓语从相触碰的唇瓣间脱出。

晕黄的灯光在Harry的脸上落下一片动人的阴影,柔和的光晕削弱了轮廓的锋利,而当他笑着的时候,时间似乎也停止了流淌,只有大海般温柔的海浪拂过心田,眼角迷人的笑纹深邃而动人。

Eggsy困惑的眨眨眼,歪着脑袋打量着男人和他手中的小玩意,男孩仍是不解的咬着嘴唇。

Harry依然固执的举着这枚勋章,眼中鼓励性的笑意最终让Eggsy放下戒心,伸出手他懵懵懂懂地收下了这枚勋章。

冰冷的徽章落上男孩的手掌,软软的手指蹭过男人泛着剥茧的粗糙掌心,Harry错愕的抬起眼。小小的男孩缩在那件毛绒绒的套头毛衣里,低头打量着掌心牢牢的攥着的那枚勋章,而这似乎是他的全部,专注得仿佛独自处于另一片狭小而不容插入的天地。

Harry知道自己一只手便可将他搂进怀里,甚至用泛着胡渣的下巴磨着男孩柔软的脸颊。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他亏欠Eggsy的是一辈子无法弥补的亲情。

短短的手指使劲攥着掌心冰冷的徽章,不顾细嫩的皮肤因此被咯得生疼,这个宣誓般占有的动作令Harry哑然失笑,他温柔地注视着男孩收紧的动作。

除了这枚勋章和尚且年幼的男孩听不懂的承诺,他甚至给不出别的什么。

Eggsy依旧默不作声的摆弄着小巧精致的徽章,灯光打在金属上泛起一圈流溢的金光。

看来Eggsy很喜爱这枚徽章,Harry露出一个几近伤感的怀念的微笑,“晚安,Eggsy。”

说完男人用膝盖抵着地面,掌心撑于地面用力便想起身,就在下一秒,一个软乎乎的身子猛地撞进他的怀里。猛烈的冲击让Harry身形颤了颤,稳住身子后,他错愕的张开嘴,打开的双臂不知所措的抬于身侧。

男孩软绵绵的身子靠在他身上,短短的双臂用力揽着他的脖子,双脚夹着腰杆,脸庞深深埋入自己的脖子。

Harry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手足无措,他听到了男孩闷闷的声音从他的耳旁响起,孩童仍未长齐的牙齿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滑稽而可笑,“别,走。”

他艰难却固执的重复着这两个字。Harry心中一软,一种无法言明的温柔涌遍身体,仿佛一只落于心田的蝴蝶轻轻吻上他的心脏,扑棱的翅膀掀起一阵柔缓的微风。

Harry笑着用结实的双臂牢牢托住男孩小小的身子。

Eggsy的第一次拥抱饥渴症,出乎意料又顺理成章,仿佛一颗投入湖中的石子,激起阵阵涟漪,最终扎根于心底。




2


Eggsy第二次的拥抱饥渴症源自他内心真实的渴望。

看着正专注于手中文件的Harry,男孩嘴角弯起一个狡黠的笑意,脚步微动,他悄无声息的靠近着对方,男人专注的表情仿佛在他的心间落上了一根羽毛,轻轻撩拨着心脏。

在男人措不及防间,Eggsy一把扯过对方手中的名册,随手便搁在了半腰高的矮榻上。不待Harry皱着眉将责备的话语说出口,他便扯住男人的双手,端着小臂举平于身体的两侧。

Harry错愕的愣在原地,他甚至来不及说教男孩鲁莽的行为就被怀中下一秒贴上的温暖堵住了责备的话语。

带着鸭舌帽的男孩调皮地钻进他的怀里,扯过双手的同时绕过自己的肩膀,稍显单薄的身子紧贴他的胸腹。Eggsy偏凉的手指攥着男人修长的五指领至身前,落下的双手无比自然的环住他的身体。

男人轮廓硬朗的下颚恰好抵着男孩的脑袋,平滑的棒球帽将那头乱糟糟的棕金色头发压了进去,Harry僵硬的动了动双臂,却听到怀中人不满的抱怨,“Harry!”

窗外的阳光打上两人的身体,为他们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亲密相贴的身影在地上落下的是一道分不清彼此的倒影。

顺着视线,Harry能看到阳光下男孩颈侧细腻的绒毛,玫瑰色的嘴唇洒满了熠熠金光,仿佛染上一层you ren的蜂蜜,光泽湿润。

他忍不住朝前探上半分。

颈侧袭来的痒意让Eggsy嬉笑着转了转脖子,抓起桌上的文件,他寻了个合适的姿势捧在手中。

Eggsy笑道,“这样,就没问题了。”

Harry垂下眼便能看到文件上清晰的字迹,萦绕在鼻翼的是男孩廉价洗发水的味道,尽管刺鼻却意外的清爽。

手指轻轻抬了抬,他感受着明黄外套下少年腹部肌肉特有的柔韧和力度,一时间心中涌动的qing 潮像是潺潺流动的小溪,从每一处晦涩的阴影喷出,汇遍每一处的凹凸不平,最后填满空落落的心房。

恍惚沉甸甸地压上眉宇,Harry发现自己根本读不进文件上的任何一个字。

而Eggsy仍是为自己的这个点子沾沾自喜,男孩抬起下颚,一个明媚灿烂的弧度绽放于嘴角,仿若春日花开的灿烂,又如同宁夏静夜的烟火,他满足的咂咂嘴,欣然的望着手中的文件,心中鼓噪的是对生活最美好的期许和勃勃的生机,“Harry,你看,这是不是棒极了?”

午后的阳光令人昏昏欲睡,Eggsy依旧叽叽喳喳的喋喋不休着,两人几乎迷失在这样简单却温馨的拥抱中。

这是Eggsy的第二次拥抱饥渴症,它蛰伏于生活每一个微小的细节,最终成为永远无法摆脱的习惯。




3


Eggsy的第三次拥抱饥渴症来得如此的平静而自然。

打着大大的哈欠,Eggsy邋里邋遢的踩着拖鞋来到厨房。过大的睡袍空落落地套在身上,更让他显得比实际看上去还要小得多。

宽大的袖口卷起一层又一层,男孩小臂漂亮的肌肉线条在袖管的阴影处ai mei起伏。红色睡袍的领口朝外胡乱翻着,精致的锁骨上印着两枚鲜艳的wen hen,一看便知道这是个惬意而宁静的清晨。

Eggsy眯起眼,深深嗅着空气中迷人而浓郁的食物香气。

Harry正在为他准备早餐,也许是一杯热牛奶,一个澄黄,蛋黄呈半流动状的煎鸡蛋,又或许还有两片火腿配上黏腻的黄油。

是的,这简直棒极了,没有什么比恋人为自己所精心准备的早餐更加让人激昂澎湃。男孩舔着嘴唇,眼中淌着如晨曦般透明而又美好的憧憬。

他喜欢在喝牛奶时加上一大勺白糖,可是Harry不允许他这么做,因为他觉得这会加速男孩蛀牙的生长速度。不过他不知道的是,Eggsy并不在意这些,反正他还年轻,即使蛀牙了,仍然拥有一辈子的时间同Harry一起将它慢慢修补。

这不过是生活中最平平淡淡却也最温馨的小事。


厨房总是充满了恋人生活中的细小qing qu。

男孩觉得脖子有点痒,他忍不住歪着脑袋,用指甲挠了挠那枚玫瑰花一般娇嫩的wen hen。

Harry没带上那副绅士却古板的眼镜,这让他看上去容易亲近多了,洗去发胶后懒散趴于额头的碎发扫过男人温柔的眉眼,这让这位年长的绅士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活力和年轻感。

穿着同款睡袍的Harry罩着一件卡通围裙,上面印着一只长毛柯基犬,男人笔挺的背影在褪下西装后依然是令人砰然心动,没了平日里那种紧绷的束缚感,反而显得居家而自如,弧度优美的手背握着铲子正在煎锅中来回翻动。

Eggsy放下捂着嘴的左手,眨着睡眼朦胧的双眼,双臂无比自如地环住Harry的腰杆。

“唔——”男孩咂咂嘴,仍是困倦不已的将脑袋埋上男人的后背,他像只调皮的小狗在Harry的背上来回拱弄,懒洋洋的姿态让男人握着锅铲的动作顿了顿。软软的头发随着身子摇摆的姿势不断扫过Harry的脊背,摩挲间的沙沙声为这个平静的早上添上了一抹别样的色彩。


不知过了多久,Eggsy用自己泛着刚刚睡醒健康潮红的右脸蹭弄着男人的后背,脚下一痒,是那只黏人的哈巴狗正绕着他chi luo的小腿打着转。

男孩忍不住动了动右脚,皮肤上微痒的刺激让他从喉咙中发出一声懊恼的低吟,而声音中还透着刚刚睡醒时的沙哑的鼻音,黏人而又动听,“唔,Harry,我饿了,早饭还没好吗?”

紧接着,Eggsy感到自己蜷起的掌心被一双温暖的大掌包裹其中。

幸福就是如此简单,藏在生活的每一处,Eggsy需要做的只是不断地发现和挖掘。

Eggsy的第三次拥抱饥渴症来得是如此的自然,简简单单却又水到渠成,这不过是他们无数个日常中无比普通的一个拥抱,但男孩却格外珍惜。




4


Eggsy第四次的拥抱饥渴症来势汹汹又措不及防。

挽上一个漂亮甚至称得上完美的领结,Eggsy笑了笑,抚平袖口的手指缓缓搭上双排西装的纽扣。收腰的贴身剪裁让他看上去棒极了,削瘦的肩膀,笔挺的身姿,英挺的轮廓,熟悉的记忆在他的大脑中翻搅着涌动。

Eggsy朝着镜子里的那人快速地眨了眨眼,而他得到的是一个同样的回应。

事实上,他觉得这个动作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已经得被称之为男人的男孩走向衣柜,双手一扯便拉开了柜门,那件红色睡袍依旧安安静静地挂在那儿,鲜艳的红色却在阴影下透出让人喘不过气的沉重。

从Harry离开的那一天,这件睡袍就一直挂在这儿,他甚至不敢打开衣柜,深怕扑面而来得沉痛回忆压得他直不起身子。

Eggsy颤抖着抬起手,指腹划过那材质舒适的布料,指尖一点点抚平横于其上的每一道褶皱,深怕一个用力就会将曾经的回忆撕出一个大口子,然而他的动作又是那么的缱绻并深情,仿佛要把所有的情感倾注其中。

他想,自己有些想念Harry了,不,不是是有些,而是非常。尽管他从不在别人面前表露出半分的思念,但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疼得连句话也讲不出,沙哑的喉咙越发干涩。

男人留给自己的只有这件气味越来越淡的睡袍,Eggsy知道总有一天它会散去,到了那时他甚至无法在上面寻觅到任何一点男人留下的痕迹。

然后,他就会彻彻底底地失去Harry。

在未成为Kingsman之前,Harry问过他是否做好了失去一切的准备,那时他的回答不屑而又透着年轻人对生活特有的自嘲。

Eggsy只想要重新回到那一天并告诉Harry,你就是我的一切。

而现在,他知道自己真的失去了一切,男孩甚至还没做好面对这个打击的准备。


手指突地用力攥紧,手背跃起数道青筋,男孩用力一拽便将睡袍扯下,半跪在地上,Eggsy近乎绝望将曾经沾满Harry气息的衣物收进怀里,整个人深深埋进睡袍,身体蜷缩成令人心疼的弧度,男孩再也无法压抑即将崩溃的痛苦,那些哀鸣从他的口中泄出,短暂的停留后又在空中碎成一片片,最终再也无迹可寻。

Eggsy知道自己的拥抱饥渴症又犯了,而这一次他只能抱着这件熟悉的睡袍,试图寻找属于Harry最后残余的气息。

男孩抽动着肩膀,弯曲的脊背弓成一道弧线,而颤抖的手指牢牢攥着男人的睡袍,如同抓着最后一块浮木般的用力。

放置在胸口的那枚勋章滚烫咯人,隔着衣物便可烫穿皮肉,然后在心头留下一个抹不去的烙痕,Eggsy确信上面一定刻着Harry Hart的名字。

失去Harry等于失去整个世界,那个为他遮风挡雨,督促他陪伴他的成长的男人最终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除了那件红色的睡袍,他什么也没留下。他能感到的只有溢于胸口满满的痛楚,而野兽的利齿在心头留下一道道难以磨灭的印痕。

心中曾有的那片绿洲逐渐被荒芜的沙漠覆盖,最终残留的只是一片孤寂的荒漠,尘土飞扬,呛人而冰冷。

在Harry死去的那天,他觉得心中某种炙热而滚烫的情感也趋于冷寂,最后被他关进了绕着层层锁链的铁盒,埋于心底某个看不清的角落。

至此之后,男孩将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热爱闯祸的急性子Eggsy,他成了不苟言笑,严肃冷漠喜欢随身带着一把小黑伞的Galahad。

Eggsy的第四次拥抱饥渴症是酝酿许久后决然的爆发,最终崩盘决堤,什么也没剩下。

他是艰难行走于黑夜的旅者,身处萧索的黑夜,摸索的十指奋力张开却什么也抓不到,最终只能攥着最后一丝微弱的希望,艰难的等待奇迹的出现。

可是他却连自己也无法找到。




5


Eggsy以为自己的拥抱饥渴症永远不会再发作。


“Eggsy。”

当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时,男孩脚下一顿,缓慢的回过头。站在Merlin身边的是那个他以为早在教堂便被一枪爆头的男人,Eggsy亲眼目睹了他的死亡,无数个夜晚,灌进胸口的是最寒瑟的冷风,而留给他的是一辈子无法摆脱的梦靥。

男孩听到了子弹没入皮肤的撕裂声,触目可及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以及那一片刺眼的血红。

而现在,这个本应倒在血泊中,并永远留在自己无法触及的梦境中的男人,正站在他的前方,面带微笑。

男孩睁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对方,心中有什么正在逐渐苏醒然后又缓慢地归于平静。


Harry看上去有些虚弱,修身的西装不再那么贴身,身形却依然挺拔,脑袋上卷着一圈滑稽白色的纱布。

Eggsy比谁都清楚那圈纱布之下是一个几乎让他失去Harry的弹孔。

可这也只是几乎而已。

Egggy看到了Harry眼中的期待,他看到了Harry缓缓张开的双臂,那是想要接住他飞扑而来身体的准备,就像他们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垂于身侧的五指嵌进掌心,肩膀颤抖的抽动着,男孩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克制住自己想要冲上去抱住男人的冲动。

他比任何人都要想念Harry,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没有拥抱男人的资格。

Eggsy推了推眼镜,闭上的眼睛遮住了眼中缱绻的情愫,他笑了那么一下,一个真正属于绅士的微笑,礼节性的弧度又难掩那份疏离的冷漠。

他成了所有人期待中那个冷静而果决的Galahad,属于Eggsy那一部分早已随着那一声枪响,永远的埋葬。

Eggsy唯一能给Harry的只有一个礼节性的握手,就像Harry曾经教导过他的那般——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绅士。

即使没有了Harry为他遮蔽这世上的风风雨雨,他依旧可以独自撑起一片天地。

也许这样的方式才是对于铺满灰尘的记忆最好的结局。



Eggsy抬起左手,露出一截白衬衫的袖口干净整洁,青涩的轮廓拔去曾经的稚嫩,逐渐抽成硬朗并成熟的线条,这是Harry所错过的属于男孩最重要的蜕变。

“欢迎回来,Harry。”他听到男孩笑着说,他看到那双坚定举于身前的手臂,他看到了那双绿色瞳孔窜动的笑意,时间在他的男孩心头留下的是抚不平的伤口。

而这对于Harry来说是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微笑。

Eggsy弯起嘴角,垂下的眼皮在脸上落上一片动人的阴影,夕阳的余晖为他镀上一层橘红的光晕,微风卷起落叶,阳光穿透薄云,Harry依稀看到男孩的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Eggsy依然笑着,举起的手腕固执地等待一个止于礼乎的握手。男孩想要得意的告诉Harry,在拥抱饥渴症前四次的发作后,第五次他终于控制住了。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温和并克制的看着男人。

Harry垂下眼帘,逆光而立,手指在身侧轻轻抬了抬。

Eggsy看到他抬起手臂,动作缓慢而克制。嘴角的弧度逐渐加深,Eggsy告诉自己,是的,这是故事最完美的结局,在最美的时间落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然后他们还有一生的时间去回忆曾经的美好。


如同记忆中温暖的大掌擦过他张开的手指,粗糙的掌心划过男孩的手背,然而下一秒,男人却托着他的后脑勺,指尖用力便将Eggsy按进了怀里。

Eggsy错愕的张开嘴。

脚下一个跌呛,身子不受控制地朝前扑去,Eggsy不慎防备便跌进Harry的怀中,男人一手搭着他的脑袋,另一只手拢于腰间,牢牢将男孩抱了个满怀。

Eggsy贴上了男人结实的胸膛,鼻翼间满是熟悉并令人安心的气息,那是他以为早就随着时间流逝而散去的味道,甚至在那件红色的睡袍上,Eggsy也无法嗅到半分。

他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他以为自己不再渴望拥抱,他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大力拥抱便会破碎的美梦,Eggsy甚至害怕过于用力的收紧又会让Harry再次消失在颤抖的指尖。

所以他宁可选择用一个简简单单的握手作为一切的结束,又或是这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

然而在被抱住的那一刻,Eggsy却听到心间百花齐放的声音,那是潺潺小溪流于指尖的舒缓,又是微风亲吻脸颊的轻柔,而这是他最眷恋难忘的曾经。


关于将来,Harry从没有给过他承诺,但是男孩却始终固执的相信他们会天长地久,彼此携手走过秋日的落叶,寒冬的飘雪,春日的花开和盛夏的骄阳。

事实上,他们连一个完整的四季都无法拥有。

时间将男孩打磨成了另一个Galahad,沉默寡言,疏离冷漠,只不过这一刻在这个等待许久的拥抱中,那些骄傲和坚持变得什么都不是。

他依旧是那个会扑进男人怀里寻求安慰的小男孩;他仍是那个会在Harry办公时打断他并用尽手段求得一个拥抱的少年;他一直是那个衣着邋遢出现在清晨的厨房,睡眼朦胧却又喜欢依偎着恋人的黏人小家伙。

他还是那个会抱着红色睡袍无声留泪的男人。

他以为自己已经长大,然而,在Harry面前他永远是那个可以被一手揽住,然后肆意向他撒娇索求拥抱的男孩。

时间或许会磨去那些锋利的棱角,但是在冲刷过后,打磨平滑的是那些流淌于记忆中最动人的回忆。


“Eggsy。”他听到男人在耳旁用沙哑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那声音直击心脏,将那池故作平缓的湖水搅得一团混乱,“我回来了。”

宽厚的大掌温柔的摩挲着他翘起的碎发,Harry轻柔的将它们抚平。

用尽全力才能维持的平静和故作镇定的冷漠终于被这句话彻底击碎,Eggsy再也无法压抑心中潮涌般的思念,一声哽咽溢上喉咙。他从未想过梦境会变为现实,一个让他甘愿沉沦却在醒来后更加痛苦的虚幻的梦境。

双手颤抖着攀上男人的肩膀,就像他们曾经无数的拥抱那样,彼此亲密无间的紧密贴合,仿佛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事实上,即使是死亡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Eggsy终于无法克制鼻翼间的酸楚,那些美好和酸涩的回忆终于化作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男孩的眼角滑落。

他听到自己哽咽的声音,“欢迎回家。”


Eggsy的第五次拥抱饥渴症终于发作了。那是酝酿许久后的剧烈爆发,更是无法压抑本能的释放。

他们一起走过了生活的酸甜苦辣,历经了生离死别,而他们还将携手走过余下的一辈子。

褪去那身属于现代骑士的昂贵西装后,他们只是一对普通而又平凡的恋人,会在生活中吻遍对方身体的每一处,会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zuo ai,也会于落叶纷飞,行人来往的街上勾住彼此的手指,然后在一个安静的小巷里深情地拥抱。

或许这才是故事最完美的结尾。

一个可以跨越生死,比时间更为漫长的拥抱。

还有一双悄悄踮起的脚尖。


四次Eggsy的拥抱饥渴症发作,一次他没有,而最后他还是得到了它。


END

评论
热度 ( 355 )

© bumbie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