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脑洞专业户。只负责开不负责写【。

【Hartwin】illusion 幻象 (蛋哈无差 G)

        看到了脸叔一张图之后的深夜脑洞产物。
















BGM:comforting sounds--Mew
















http://music.163.com/song/21215801
















【就是这首歌听得我快要哭了 请务必配合食用!
















警告: 无剧情!作者笔力不够!哈利依旧便当中!










           无剧情!作者笔力不够!哈利依旧便当中!








           无剧情!作者笔力不够!哈利依旧便当中!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Eggsy闭上了眼,他决定让自己幻想的枝桠去触碰Harry的脸颊。噢,是的,那张已经不再年轻的,皮肤略微松弛的脸。“笑起来那么甜,那么温暖的Harry我才不在乎他的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我只想把他揉进我怀里,抱紧他,然后我哭,不把鼻涕眼泪抹在Harry的肩头不算完。”








        Eggsy想,Harry现在一定是站在一片海滩之前,要不然就是一个马上就要下雨的云层下。因为天灰蒙蒙的,地平线上却仍有什么亮闪闪的东西冲进他的视野里,一定是波浪在折射着阳光(不对,阴天哪来的太阳?)。有微风吹过Harry那些夹杂着些许白丝的褐色头发,Eggsy好奇一向被Merlin吐槽发胶过量的他为何容忍自己的凌乱。“嘿,我的老伙计,你想使发胶还没门呢!”噗,他就知道Harry肯定会毒蛇地反驳回去。咳咳,回归正题,他之前想到哪里了?对,Harry乱糟糟被风吹起的头发。








        现在Eggsy注意到Harry是半侧着身的,仿佛他刚刚听到了某人的呼唤,从另一边(the other side)转过头来一般。Eggsy能觉出长者脸上半隐的笑意,却硬是蹙着眉头,试图让自己显得严肃一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神经元自带滤镜,他觉得Harry在一片阴沉的背景中简直是在发光。基督复活时他的信徒们也一定觉得他自带圣光,所以这有什么好争议的?不管怎样他的Harry就是在发光。




        一副照旧的黑框眼镜和一套Eggsy从来没见过的纯黑西装(没见过是怎么想象出来的?)外加一条打着温莎结的黑色领带。这不是kingsman的标配,它们的组合让Eggsy有点小意外。他觉得……他觉得Harry就像是要启程出发,前往某个只有地图册才知道的地方。所以Harry才会站在这里对不对?一个港口,通向彼岸。
















        Harry又要离开你了,Eggsy Unwin。你的Harry又要离开你了
















        
















        不。
















        
















        你看到了没?Harry现在彻底转过身来了。细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托了托镜架。那双深色的眸子从头到脚地打量着Eggsy,看得他大脑当机。被一个杀伤力巨大的人仔细琢磨可不是什么令人十分愉快的事情。不过Eggsy不在乎,如果他能让Harry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而忘掉某个狗屎旅程的话那还挺值的。但渐渐的,Eggsy被Harry直勾勾的眼神望的有些发毛,他怕自己会被看穿,毕竟喜欢Harry这种事他对谁都没说过,连Roxy都没有。守口如瓶,Eggsy觉得这或许是自己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他谁都不会背叛,这其中就包括了“自己的心”。不过既然Harry要离开了,这之前所有的隐忍都开始显得多余。Eggsy想要张开嘴,他要把一切都告诉面前挂着笑意的Harry。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的声带似乎失去了振动的功能。该死,这明明是他自己的幻想!他却他妈的出不了声!这什么鬼!
















      
















        年轻人向前迈进一步,试图缩短距离。因为他很焦急,因为他发现Harry的身体像是要转回去了。Eggsy一把拽住Harry的领口,把自己缩进他结实的臂膀里。就像Harry曾经做过的那样,纳他于自己的羽翼之下,保护他,宽慰他,安抚他。他触到了Harry的双唇,柔软的就像是吃了棉花糖。Eggsy才不会承认自己果然一如预期的那样哭了。没错,他哭了,哭得一塌糊涂,无声无息。咸咸的泪水顺着鼻翼的两侧流进了嘴角,和一股铁锈味混合着在口腔中弥漫。Eggsy想他一定是咬伤了Harry,这真丢脸。觉出Harry的双臂环了上来,在轻轻地安慰自己,他哭得更凶了。不断地抽泣令他几乎吻不住Harry的嘴唇。这就是了,一个破碎的吻,Eggsy悲哀地想,既然发不出任何声音,那我就要在心里面喊上一百遍我想你我爱你我恨你!Harry Hart你这个老混蛋怎么死的这么痛快!
















      










        风在Eggsy的耳边呼啸而过,吹干他脸上的泪痕。要日落了,上涨的潮水不断地拍打着海岸。余晖洒在Harry依旧光洁的额头上。他伸出带着薄茧的手抚上那张湿漉漉的面庞。Eggsy感受着热度从那厚实而安心的存在中不断传来。Harry说话了,在暮色的笼罩下,他说:“我恐怕要暂时和你说再见了Eggsy。不过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走的,我不会。我将一直待在这里,直到你下次再来到我的身边。你很勇敢Eggsy,迄今为止你的表现都令我感到骄傲,我相信Lee也为有你这样忠心耿耿的儿子由衷地感到欣喜。不过现在,我的孩子,你该回家了。”Eggsy盯着Harry再次靠近的脸,它在自己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晚安,Eggsy,晚安。”
































        不,Harry,别走。不不不,我还没准备好,不……
















 
















     “不!”
















































































































































































        Eggsy睁开了眼,大口大口的呼气,刺眼的灯光让他睁不开眼。还是那个封闭囚室,空气中混杂着多种药物混合在一起的恶臭。还是那帮该死的车臣分子,妄想着用动能武器轰炸伦敦。他已经分不清这是第几天了,半个月也许?
































     “准备好下一轮的LSD的吗,我的小特工?”这话从恐怖分子肮脏的嘴里说出已经是见怪不怪,“只要你吐出点东西来我们就放了你。”Eggsy的眼睛失神的看着,他说不好这是第几轮了,不过一定很快就要结束了。Harry从来都是他的底线,他要崩溃了。
































    “没关系,”他自嘲的想着,“等一会就能见到Harry那个混蛋了。我要先揍他一拳。”
















  
















      望着扎进手臂的针头,Eggsy闭上了眼。
































END









另外,这篇印了无料。







评论 ( 12 )
热度 ( 6 )

© bumbie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