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脑洞专业户。只负责开不负责写【。

夜终于深得可以谈谈写作

师生cp刀片我拒绝:

开唠之前先贴两段话。




“有十说一,才能游刃有余;有一说一,则腾挪不开;无一说一,到底捉襟见肘;无一说十,只能惹人发笑。”




“小情小爱尚可,道义担当略逊,副本游刃有余,主线腾挪不开,凑合看看。”




第一段出处不详,但是跟了我很久,算是座右铭,很受用。第二段是我把还在连载的长篇发给一个朋友看时,她发来的评价,照单全收,很中肯。




《左心房漩涡》是我的第一个长篇,动笔前酝酿了三周,包括看一些书和纪录片,还有些医疗题材的小说和影视作品。开篇之前我只对自己提出两个要求,一是不矫情,二是不狗血。不矫情需要零度写作,客观冷静不偏不倚,不“为赋新词强说愁”;不狗血就需要时时刻刻逻辑在线,不为效果让普通人变超人。现在看来确实有悖,犯了“无一说十”的毛病,羞愧难当。




因为站的是冷cp,平时看文可以说是百无禁忌,但是一路看下来也不至于优劣不分,一般说来打动我的都是言外之意,换句话说留白很重要,作者需要做的只是不动声色的讲故事,恰到好处的铺垫和引导,吸引读者对笔下主角产生兴趣,而不是把主角的内心世界一丝不挂地摆在读者面前,主角的个人粉可能会觉得这样写十分细致感人,但是这样写会把路人逼至一个不看也得看的死角,有时甚至像露阴癖一样可怖。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我自己留白这块处理得不好,所以才格外喜欢这样的文手。




平时看书也青睐这样“有十说一”的作者,典型的有毛姆,加缪,不管他们心理描写到底有多全面多透彻,始终给人一种冰山只露一角的感觉,格外迷人。但是实际操作起来,独白式的心理描写就是见功力的地方,确实十分不好把控,尤其是像我这样笔力不逮的小白写手,一写就矫情,一写就露怯。因此有时回顾前文时,我经常有种吃隔夜饭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那怎么避免心理描写情绪泛滥呢?一则删改,一则见人见事。删改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不要怕难吃,翻炒冷饭,晚上写的东西,一觉醒来谁都觉得矫情,白天得了空,大刀阔斧,当然有朋友说我是日更,现码现贴,没有删改余地,其实我也是这种情况,因此我常常写过之后将自己的文通读一遍,然后再拿来一段毛姆加缪等人的文字,尽量选剧情完整的一章或是几章,连读两遍,然后再回过头来看自己刚码的文,你会发现,好多地方确实无比矫情,好像一本书里泪流满面十八次的伤感疼痛玄幻爱情文学(个人意见不引战),统统删去之后好好说话,这样就很容易变成一篇还算可读的东西。但是有时候我甚至一连删掉千字,一天要更的部分全都被删掉,要从头再来,但我还是坚持这种方法,痛则通,离“通”还差得远,就不能怕痛,怕麻烦。




见人见事则是写作中一个绕不开的问题,阅历,这也是我写文惹人发笑的最主要原因,也可以说是许多文手的硬伤。同人文也好,原创小说也好,写到最后故事构架可能都大同小异,格局大者总还抵不上《冰火》,同人文的话有原著小说支撑,小者也不会太小。所以到了最后我觉得很大程度上还是在拼阅历,多遇人才有可能写出千人千面,多遇事才能找到一个一个情节的触发点,才能在故事和故事之间有自然而然的过渡。




阅历确实可以打磨成深度。但是不是说没有阅历就不能写文了?肯定不是,同人文手,半是迷妹,半是文青,当然还有两者兼有,所以历经沧桑估计是强人所难。那缺少阅历我们怎么挖深度?依我看无外乎三种方法,靠观察,靠思考,靠阅读。之前我看书一直是慢悠悠的,也不怎么记笔记,觉得开心就好,现在每天更文,愈发觉得输入撑不起输出,开始自责,开始加快阅读速度(这里忍不住提一下因为假期更文习惯,每天早上六点睡不着爬起来看书的时候还被舍友误以为是要逆袭成学霸,每次都汗颜),也更加喜欢观察人接近人了解人,在校读书遇人有限,因此坐个公交地铁都恨不得把人看出个洞来。凡此种种,权当是对以往慢吞吞输入速度的一次恶补。




创作过程中其实也十分迷茫,经常觉得自己写的一团乱麻,课多的日子更是痛苦,又想尽量保持日更,因此也一度想要注销帐号跑路,当然本着对读者对人物负责的心态我还是咬着牙扛到现在,这里也真心实意恳求每一位坑文的作者回来填上(当然不要为了填坑向亲王学习,尝试陨石阵这种文学技巧),毕竟有始有终是对读者对人物对自己最起码的尊重。




对付卡文的方法大概有四种,一种是阅读,靠输入来刺激输出,当然看书看电影看剧看b站cut都可以,看书可以学描写、学叙事,学想学的一切,看电影可以学构架学情节设计,看cut可以加深人物理解,顺便写个人物小传;其次是找朋友磨磨剧情,这招于我个人而言非常管用,因为我有个脾气相投爱好相符知根知底聪明可爱才思敏捷的文搭子,卡文了经常找她聊一聊,她卡文了也找我;再者就是翻一翻平时积累下的东西了,因为我本人从很小还在写应试作文开始就对题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执念,因此积累下一个字数非常可观的题记库,而且这里面的东西往往是最能打动自己的,卡文的时候看一看,真的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因为我看东西很杂,所以题记库无奇不有,甚至看到些菜谱觉得文笔简练读之有异香我也会记下来,总之就是平时的一些积累吧,写文的人一般细腻敏感,因此积累这一块不再赘述。但还是想提一点就是要做好前期准备工作,比如写医疗题材就多关注相关内容,看纪录片看书看大夫写的东西,甚至看医疗剧和学医的同学聊一聊都是好的,换句话说不懂就问,不了解就多参考,不能凭臆想写文,有扎实的背景材料做支撑才能写得更稳更顺;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大纲。有热情有创造力可能产出个非常不错的短篇,但是长篇还需要耐力。大纲可以不断修改,但是必须有。走向可以随着情节发展有微妙的偏移,但是大局还是要把握在自己手里。当然有些时候往往会觉得剧情发展不受控制,人物脱离大纲在为所欲为,我通常是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我都是等人物自由发挥完再冷静下来,对照之前想好的大纲开始思考修改方案,要么改大纲,要么改自由发挥部分。




在对付卡文的阅读里,我时常会选择些讲创作理论的东西,出版书有,网上写手个人经验也有,全是创作的肺腑之言,即使不系统学习,简单了解了解也好。写文有时写得十分投入,看看这些东西可以帮你抽离出来,冷静客观地审视一下自己的写出来的东西,当然很多时候我一对照创作圣经,觉得自己写的东西简直一文不值,不会有人愿意在上面浪费时间的,但自我否定过后还是灰溜溜回来改,哪怕是做一些微调。读到的创作理论里,有一个我非常感兴趣,讲的是两种类型的小说作者,一种是人物型,一种是情节型,顾名思义,人物型作者注重人物塑造,书的原作者称这种类型的作者以女性居多,男性则更擅长情节设计。两者兼有之并且都做得很好的作者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人物型选手的短板在于没有引人入胜的情节,而且很容易将人物塑造成汤姆苏玛丽苏。看过很多细致入微的描写,非常精彩,非常到位,但问题在于缺少情节支撑,一段两段读起来还津津有味,读多了便味同嚼蜡。这种类型的选手可以将对某个人物的精致五官或是内心世界的关注转移一部分到剧情发展上来,有精彩的剧情更方便你刻画机智勇敢活泼可爱帅气逼人美貌盖世的角色。




情节型选手苦于塑造丰满的人物形象,这类文集中问题在于——为了虐而虐。作为一个虐文爱好者,我也是每天致力于吃刀发刀,其实我的文也有这个毛病。而且我发现各路虐文写手都有王天风般的神奇属性(你越是看重的学生就越是百般折磨),对自己较苏的角色无所不用其极,为了衬托他舍己为人不怕牺牲敢作敢当或是温柔善良的形象,不惜将能想到的虐法都在他身上用一遍,如果爱的深写这角色还很可能会领便当。这样其实不好,虐人虐己,伤心伤肾。




还不得不说很多时候两个成年主角是不会因为一方头疼脑热或是胃疼甚至只是太过瘦弱而使另一方“心疼得无以复加”的,但另一方可以适当关心。如果是男性主角那就更是不必如此,因为毕竟他们之间除了想做彼此的爸爸没有别的想法了。但是两个成年男性会因为一些思想惺惺相惜,或是因为共同的追求而感到彼此之间奇妙的相互的吸引,甚至吵架斗嘴都比互相心疼来得实际。这也有点像之前提到的情绪泛滥,还是那句话,尽量不矫情。




这种类型的选手可以试着给人物写小传,揣摩人物性格和内心想法,期间尽量避免攻全是忠犬痴汉受全是傲娇人妻的常规套路(这一点我做的很差,我忏悔)。当然你要是说原剧就是这样,攻就是对受死心塌地忠贞不二默默守护,主角就是要被刀捅被枪打被火烧被掉车被推船甚至被自己的cp亲手干掉,那也可以,但是一定记住请多费心前期铺垫,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如果虐,请轻虐,而且虐也要虐得符合基本法,狗血也要狗血得合情合理。




起初动笔的时候,我认为自己是人物型选手,毕竟是同人文,人设很重要,因此人物小传有个雏形之后我就开始动笔,然而写着写着发现,开始偏向情节型,靠情节连缀推动故事发展,不知是因为我设计的冲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还是因为我后期把人物写崩了,总之就是越来越不愿意花笔墨塑造人物了,但其实随着剧情发展,人物形象也越来越具体了,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早就不是作者在控制,而是他自己的选择,因此在这也希望写长篇的朋友们后期还是要注重人物形象的塑造,尽量情节人物两手抓,不要厚此薄彼。




想说的大概就这些,总的来说就是杜绝“无一说十”,改正“无一说一”,推崇“有一说一”,修炼“有十说一”。




其实不是好为人师的人(当然目前的创作水平还不足以“为人师”),也不喜欢看居高临下的“培训”和“教导”,这篇完全是一个小白写手在创作过程中对于一些困惑和疑问的个人感悟,贴出来跟大家分享,也是反思,欢迎批评指正。




祝写文的大家越写越棒,产粮又快又好。祝看文的大家站的cp大手云集,粮多不饿。





评论
热度 ( 118 )
  1. 潋离潋离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ianlib
  2. 一只句号再改不过来我生气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屯物处
  3. 河儿西丹华抱鱼啾音子 转载了此文字
  4. 丹华抱鱼啾音子云之镜 转载了此文字

© bumbieri | Powered by LOFTER